冥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2-24 18:14:42

進了浴室,不停的沖刷著赤裸的身體,水順著肌膚滑動,一滴一滴的沿著光滑的肌膚遊走。而我,不停的清洗著其腰如緞的黑髮,一絲一縷,不停的環繞在指尖。梔子花的清香瀰漫在熱氣中,讓我疲憊的身體一點點的得到鬆弛,肌肉也不再繃緊。     就像在他的懷裡,寧靜而安逸。魁梧而又修長的身段,總能包裹著嬌小的我。一雙就如同冥府一樣陰冷的眼睛,永遠也讀不出他究竟在想什麼,也無法去揣測什麼。我迎面向水淋去,拚命的想甩開他的影子,想沖刷掉關於他的種種記憶,可是怎麼也揮不去他的影子,揮不掉我斷然而去,他最後流下的,那雙淒楚而憤怒的眸子,那幅模樣是永遠不該出現在他臉上的,永遠也不該……我將龍頭旋轉到冰水的盡端,刺骨的冰水湧了出來,滲透了全身,讓我洗盡所有關於他的信息,直到一個巨大的噴嚏響起,我才急忙的跳出了浴室。                         客廳裡的電話聲,此起彼伏的響著,我裹了一件紗衣就跳了出去,一隻雪白的大狗擋在我的面前,看上去一身的疲憊。我瞇著眼睛望著它,看來它已經把我交代的任務辦完。     我一手拿起電話,一手撫摩著它的頭,它安靜的凝視著我,用它漆黑如夜的眼睛,如同它的主人。我閉上眼睛,不再注視這雙漆黑而清澈的眸子。     「你好,我是雪依,請問有什麼事嗎?」我客氣的詢問。 :出自鬼吧 http://www.g u i 8.c o m/*     「我有件事想拜託你。」對方應該是個三十歲上下的男人,我揣測道。     「請說,如果是我能夠作到的事,我一定盡量而為。」每次的開場白總是沒有變化,我都聽得麻木了。     「我想找我妻子,我想企求她原諒我,也希望她能放過我,我不是有意背叛她的。」     「先生,你找妻子,應該去找偵探,而不是找我。」我有些氣憤,妻子不見了,才想到去找,就像他一樣。     「她死了,……在我的面前自殺了。」他半天在斷斷續續的說道。我驚詫了,然後喘了一口大氣。     「我能幫你一些什麼忙嗎?」他找上我,應該知道少許我的底細,要不,也不該找上我。     「是靈嫂叫我來找你的,她說這個忙你能幫得上。」原來是靈嫂,她是我的同行,唯一不同的,也許就是我比她的道行深一些。     「告訴我她自殺的地點和時間。」     「上個月的11號,從我們家的12樓的樓頂上跳下去的,你能幫我嗎?」他懷疑的問。     「不知道,可以告訴我你的地址嗎?」     「長安街45號A棟大廈。」     我迅速的記下地址,「OK,明天晚上我會過去的。」我迅速的掛斷了電話,因為不太樂意和這樣的男人接觸一些什麼。                         「你有話對我說,是嗎?靈翼。」我望著剛從冥府送魂回來的它。     「冥王,問你好嗎?然後讓我好好照顧你,托我把雪缽衣帶給你護身。」我看了一眼雪缽衣,這是冥妃的官服,上面覆有他大量的靈力,穿上它,百里之類的鬼魂無法再靠近我,又如何讓我去送鬼?我瞄了一眼靈翼「還叫你傳了什麼話。」     「你們一百年的承諾就將到期了,如果你依然未回心轉意,他將還你自由身,你不用在逃避殿下了。」我苦澀的微笑,這不是我所期許的嗎?盼了一千年的自由,即將到手。     「殿下不會在騷擾你的生活,你也不會在異樣別人深長的目光,你會得到生老病死的,你所嚮往的自由生活。」靈翼嘴角綻著笑容。     「夠了,不要說了,靈翼,你去給我跑一趟這個地址,看著個女鬼還在嗎?如果在,給我轉告她,明天子時我會去找她,這段時間不許鬧事,要不我會讓她嘗試灰飛湮滅的滋味,還有給我查一些資料,為什麼這個女人會自殺。」我感覺自己的聲音越來越低沉。     靈翼嘴裡嘀咕著:「你這個軟心腸,恐怕連傷鬼都不忍心,還會讓鬼灰飛湮滅,我看你別被鬼打得灰飛湮滅才好。」                         我不吭聲的瞪視著消失的靈翼,把手交替的抱著自己,不停的想著他所說的話。然後把頭顱埋在膝蓋裡面,我輕咬著唇瓣,睫毛不停的顫動,水霧瀰漫在眼中,強忍著不讓眼中的淚掉落一滴,只是隨著回憶,灑落在心底。不知不覺,我已經為他在一百年裡,貯了一心海的思念,恬靜而透亮,為他蓄了一心海的柔情,溫婉而繾綣。可是這些都是我不願意傳達,給那個任性而頑固的男人,那個至高無上的王者。天下的人都要成服於他,而我偏偏要背道而馳,我想教會他什麼是情深似海。可是他依然是至高無上王者,而我,依然是我。思緒慢慢的,慢慢的走遠了……                         清晨,赤白的光亮,讓我睜不開雙眼。等到了適應陽光的沐浴,我才漸漸的舒醒。一夜的捲曲讓我的肉身麻木不堪。沒有打理就睡去的頭髮,現在已經蓬鬆得像一團棉花,無數的大小節,就如同我和他永遠也理不開的心結一樣。梳理著長髮,靈翼不知不覺的出現在我面前,讓我著實的嚇了一掉,不由得埋怨它的一聲不響。     靈翼看了一眼我,然後讀出我心理面所想的。「你也不能夠怪我,我是靈獸,又不用走路,天天飄來飄去的,你要我如何發出聲音啊!為了陪你這個小女人,我和我老婆分開了一百年了,天天給你辦事,給你這個不付責任的鬼卒送鬼,才能回家看看老婆。」靈翼大吐苦水。     「又不是我想的,你可以馬上回去啊,去那悠遠,陰深的地府。」我白了它一大眼,我知道它不是不想,只是有王命在身。他們兩夫妻,是為我而生的,一個必須保護我的靈魂,一個必須保護我留在冥界的元靈。「對不起,是我欠你的,如果有機會,我會償還的。」     它憤怒的看著我,「我們是為你而生的,也許沒有了你,王不會把靈力,注入給我們兩塊守護石上面,我和雷羽也只能遙望,而不能相首。」     「那你們該感謝我,不是嗎?」我觸摸著它白皙,光滑的毛,「為我作的決定感到不明白。」靈翼低下了頭,「你為什麼一百年不願意去見王,每次看見他提起你,總是很憂傷。」     我沖它笑了笑,「沒有原因的,好了,別說我和他。告訴我,你查的結果是什麼?」我梳理著打了許多節的頭髮,頭髮長了就是麻煩,不像過去,總有人幫我梳理,無論是為人,還是為他冥王的妻子。     「女人叫王芊,今年三十歲,死亡時間是上個月11號下午,原因是跳樓自殺。當時在場的人很多,可是沒有一個人能勸服她。她丈夫有了外遇,對像懷了他丈夫的孩子,要求他丈夫和她離婚,可是她不答應,那個女人就以自殺來要挾她的丈夫,後來她砍了那個女人兩刀,把女人要挾到她家的天台,準備和那個女人同歸於盡,結果最後一秒,她放開了那個女人,在她孩子和丈夫的面前,跳樓自殺了。」靈翼一邊說,一邊描述著當時的情形。     雖然我是個鬼卒,可是我最怕血淋淋的場面,聽得我直犯噁心。「夠了,我知道了,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要我陪你去嗎?」     我擺了擺手,拿了一件很薄的單衣出去了。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7-12-17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我的存檔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0
  • 日誌數: 3
  • 建立時間: 2010-12-16
  • 更新時間: 2010-12-31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