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字是怎樣寫的?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9-07 20:31:56

阿新和阿洋是一對戀人,他們的戀愛關係已經持續四年了。阿洋說,再過幾個月她就會走上紅地毯,與阿新攜手走進婚姻的殿堂。   簡單的幾句話,淡淡的表述,讓人很難想像他倆為了走到一起所經歷的一切。看著微微發胖的阿洋,我努力在腦海裡搜索著她曾經留在我記憶裡的清秀、瘦削。阿洋看見我瞅著她沉默不語,用阿新遞過來的紙巾輕輕拂去臉上的汗水,說:“都是他害的!我比較貪吃,他就買各種好吃的給我,現在就成這樣了。”說完順手又把汗水浸濕的紙巾塞在阿新手裡。聽著阿洋的話,阿新在一邊笑了。我看的出來,雖是責怪的話語,但話語中蘊涵了阿洋難以言表的幸福。   阿洋是我初中同學的姐姐,一次同學聚會聽同學講起這位自小就人見人誇的姐姐為了一個鄉下仔差點與父母反目,她說自己很佩服姐姐的勇氣,能夠視眾多優秀追求者如草芥,唯老實憨厚的阿新在她眼中是最好。當我問起阿新、阿洋,他們的愛情馬拉松是怎樣開始時,阿洋說還得感謝自己因貪玩沒有考上大學,不得不上自費。   香珠為他們定情   阿洋的手腕上有一串非常漂亮的手鏈,極小的果核串在一根暗紅色的細繩上,每顆果核都被磨的發亮。阿洋說這是阿新送給她的第一件禮物,也是她最喜歡的禮物,因為手鏈上的每一顆果核都是阿新仔細磨,認真鑽眼兒,把它們細細串起來的。   我自小就是人見人誇的那種女孩,雖然比較愛鬧,但在三個姐妹裡父母還是最疼我。我也問過父母為什麼最疼我而不是學習最好最聽話的小妹,爸爸說了一句話讓我永遠不會忘記,他說我有主見。因為有主見而讓父母喜歡,也因為有太有主見了,讓父母很傷心。第一次是高考,因為我只顧玩沒有把心思用在學習上,雖然老師和父母都說過我,但我都當成了耳旁風。終於,我這從小被人誇到大的好學生高考落榜了。我覺得複讀特別的丟人,就跟父親說打死也不再進高中的大門。因為我的堅持,父母拿我沒有辦法,只好通過關係把我弄進了中醫學院上自費。   醫學院裡的自費生,各種家庭背景的都有,因為我父親在醫院工作,所以老師覺得我可能對醫學的東西比較瞭解一些,就讓我當了學習委員。說實在的,雖然從小在醫院裡長大,醫院裡的奇聞逸事我能說上一大堆,但醫學的東西我真是一竅不通。但既然已做了,我也希望自己能盡力做好。阿新在未到醫學院之前已經在醫院裡工作了一段時間,我覺得他可能有經驗,就經常找他問一些學習方面的東西。那時候他雖不怎麼愛說話,但只要我讓他幫忙,他就會很熱心。後來我才知道,他的醫學知識也是少之又少,我倆可以說都是醫學白癡。阿新特別怕我找他問學習上的事兒,但只要我去找他,他都能答的頭頭是道。後來才告訴我,那是因為每次下課他都會去找老師,把我可能要問的問題自己先搞清楚。   十月十二是我的生日,第一次離家過生日總有點失落,所以那天我誰也沒有告訴,自己一個人出去吃了一碗面,給家裡打了電話,就在學校的操場上坐到宿舍熄燈才回去。每個離家求學的人難免覺得有點孤單,我也是,雖然我的性格比較開朗,但在生日這樣的日子裡,我還是高興不起來。就在我一個人坐在操場上發愣的時候,阿新悄悄坐在了我旁邊。他問我怎麼這麼晚了還在操場上,我說今天是我生日。他好像一點也不奇怪。他把一串香珠放在我手裡,說沒有其他禮物,剛好自己前幾天閑來無事瞎弄了一串,就當禮物送我。我當時很感動,就在我這樣一個日子,遠離家人,竟然還可以收到禮物!   阿洋說著又把手抬起來讓我看,臉上滿是驕傲。旁邊的阿新也把自己的手腕舉給我看,原來他們帶著相同的鏈子,與阿洋的相比,阿新的鏈子就顯得有點粗糙了。“我的是先做的,因為沒有經驗就有點糙,她的我費了好大勁才弄好。”一直沉默的阿新在一邊說,因為他們還不是戀人,所以阿新只能把自己那串藏起來。因為這串珠子,他們的關係比先前親密了好多。   愛,要說出來   因為阿洋比阿新大兩歲,阿洋自然而然成了阿新的姐姐,儘管阿新心裡一百個不願意,但害羞的他只能把感情放在心裡。因為阿洋的漂亮,學校裡有很多人追她;因為是姐弟,阿新自然就成了阿洋的忠實護衛,只要是阿洋討厭的人,阿新就幫她擋了。   其實我心裡百千個不願意,但我這人就是怕羞,所以她說什麼我只能在一邊應著。我沒有什麼想法,就是覺得我跟她在一起很舒服。儘管她脾氣不好,老是喜歡訓我,但我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因為心好,人也靚,學校裡追她的人蠻多,但她都不搭理他們,每次都是我幫她。她和研究生院的張帆(化名)關係挺好,但是她的脾氣倔,兩個人老是吵架,就是因為張帆不喜歡她老和我在一起。但我們那時候還是姐弟關係啊,為了不讓人家欺負她,我還和人家打了好幾架。不過她只看見過一次。   阿新說到這裡,停了下來,我知道他是想看阿洋的反應。坐在一邊的阿洋卻好像沒事人似的,自顧自地說了起來:“你以為我是傻瓜,就那麼容易騙!我每次都是在事後知道,但已經過去了我何必再找你麻煩,那時候你不還是我弟弟嗎?弟弟為姐姐出頭這很正常!”   其實打架我倒不怕,怕就怕那些被阿洋拒絕的傢夥找事。有一次特別驚險,幸好那傢夥膽子小,不然真就出事了。阿洋和研究生院的張帆交往了沒幾個月,阿洋不知道為什麼就要和他分手,我被弄的糊裡糊塗的,但還是幫她擋。身邊很多人說我白癡,以為自己真的是護花使者!可我覺得自己應該這麼做,何必在乎其他人說什麼!   大概是晚上吧,阿洋說她失戀了,讓我陪她去喝酒。其實她一點酒都不能喝,喝了沒幾杯就暈了。送她回去沒多久,舍友就喊我:快去啊,你姐男朋友拿刀子去找她了。我當時就蒙了,鞋也沒穿就沖下樓了。遠遠看見阿洋和張帆站著,我沖過去就擋在她的前面。阿洋的脾氣很火暴,而且吃軟不吃硬,她當時也許是酒喝多了,反正當時就沖那傢夥吼了:‘別死乞扒賴地纏下去,大家好合好散,再說是你的問題。’我當時就覺得自己沒有選錯,在這樣的情況下她還能吼的出來。阿洋好說歹說,他總算不鬧了。我們剛要轉身走,那傢夥就拿起刀子擱在自己的手腕上,還哈哈大笑說,如果阿洋不答應複合就自殺。有人嚇得大叫,把那傢夥弄的更緊張,我當時怕真要弄出事來,阿洋也要受牽連,就想搶刀子,不知怎麼刀子沒搶過來卻把自己紮傷了,血流了好多,那傢夥也嚇傻了。   雖然事情鬧的比較大,但幸好學校裡沒有人找我們,自己又是學醫的,傷口包紮了幾下就當沒事了。阿洋非要我躺在床上,知道她的火暴脾氣,所以我就躺了兩天,照顧我的時候,阿洋才告訴我為什麼和張帆分手,那傢夥說我們明是姐弟,誰知道背後作什麼呢?阿洋最受不了的就是別人的誤會,所以就分了。當時我開玩笑的說,既然我血也流了,你就做我一天女朋友算是補償。阿洋以為我在開玩笑,沒當回事。我心裡急啊!不能老這樣不明不白地做她的護花呀!有一次我陪她吃飯,借著喝了幾杯酒我又說了,還是那三個字。她當時還笑,說第一次聽別人說這麼可笑。她老說在大學裡說那三個字就好像在說“我要吃飯”一樣隨便,但沒有一個人是真心的,誰能說清楚愛情的真實感覺。她與張帆的事,周圍很多同學都在說閒話,說的非常難聽,但她好像沒事人似的。我知道她的壓力非常大,我不想再給她添麻煩,只能把心裡的話壓下來。   過了一段時間,我見她心情好很多,決定說了,她起初不信,但我還是一遍遍說,每次見面就說,終於她不耐煩了,也答應做我女朋友。   阿新和阿洋由好朋友變為姐弟,又由姐弟變為了戀人。阿洋說自己也不知道為何就答應了,也許這就是緣分吧。很多人因為緣分而談起了戀愛,也有很多人因為緣盡而各奔東西。大學裡的戀人有很多,但走出校門後依然在一起的屈指可數。原因多是各奔前程,誰能顧得了別人?阿新和阿洋的愛情卻並沒有因為畢業而褪色。   他放棄一切追隨她   阿洋是個戀家的女孩,所以一畢業她就按照父母的安排回了家鄉———佛山,在父親工作的醫院裡見習。阿新又是獨子,年老的父母生活在鄉下,在阿新的堅持下他們終於支持他到佛山找阿洋。   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開始做準備的,反正當我回家的第三天他就敲開了我們家的門。以為我們要分了,沒想到他跟著來了。因為沒有地方住,他只能暫時借住在我家裡,時間久了母親就懷疑他不止是同學那麼簡單,我只能老實說了。母親堅決不同意,第二天就要讓阿新從家裡搬出去。我沒法,只好讓他住在同學家裡,但他每天準時到我家裡報到,陪父親聊天,還幫母親做飯。也許是看他勤快又對我好,我媽同意我們交往,但我知道一旦爸爸知道絕對不會同意的。阿新的工作一直沒有解決,我心裡特別著急啊!他知道我因為性子急得了不少的病,所以在佛山找工作遇到什麼困難也不給我說,自己一個人擔著。我們學醫的很難找工作,他在這邊除了我誰也不認識。如果找不到工作,父親更加有理由反對我們倆在一起。   當時小妹在廣州上大學,她是第一個見過阿新的家人,也是第一個反對的人。她講了很多理由,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阿新來自農村,又沒有工作,自己都養活不了自己,怎麼能養活我?我也想過,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真的想和他在一起。他有很多的苦,從來沒有跟我說過,就是因為我身上的病只要一著急就會犯。他曾經跟我說過,只要在外面受了氣,不要悶在肚子裡,回來把他當出氣筒,朝他發火。我真的很感動,除了父母和姐妹,誰會對我這麼好?我永遠記著這句話,我告訴自己他就是可以陪伴我一生的人。我決定不管遇上什麼事都要義無反顧地跟他在一起。妹妹也許是對的,但我不會因為他沒有錢就和他分手。很多像我一樣漂亮的女孩找了有錢的男朋友,她們中有哪個敢說自己很幸福?可我敢,他不能經常帶我去麥當勞、肯德基,不能去高級餐廳,也沒錢給我買名牌,可我很開心,因為他愛我,有什麼好事都會想著我,自己有什麼苦從來都告訴我。老公有錢又能怎麼樣?不關心你,不愛護你,穿名牌也會感到生活沒有意思。   阿新雖然比我小,但總是把我當小孩,什麼都是讓著我,什麼都為我著想。當父親知道我和他的關係後,堅決反對,並且要我們分手。我哭著求父親,父親根本不鬆口。我沒有告訴阿新,他的壓力太大了,我希望自己能說動父親,替他分擔一些。但他還是知道了,他告訴我不要擔心,他會讓父親看到他有能力照顧我。阿新知道我是父親最疼的女兒,他不想我太傷父親的心,讓我平時儘量在家裡。我聽了他的話,可是卻受不了親戚們的轟炸。母親最初的支援也在父親的威嚴下沒了,她讓七公八婆的人給我做媒,每天帶我去相親;父親也把所有的親戚都請來勸我,希望我能離開他。可我能嗎?雖然他沒有錢,說不定這一生根本沒有機會發達,但我也會跟他在一起。   就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小妹幫了我。小妹雖然不是父母最愛的孩子,但她的話父親每每會聽。她讓父親給我時間,說如果逼我太緊說不定會出事。父親聽了,他讓我帶阿新回家,父親說如果阿新在一年之內還沒有找到像樣的工作,就不准他踏進我家的大門。   阿洋說到這裡,停了下來,仍然沉浸在那段令他們寢食難安的日子裡,沒有了最初見面時的笑容。阿新輕輕拍拍她的手,繼續著她的講述。   苦命鴛鴦終成眷屬   一年的時間對一般人來說是漫長的,但對這對愛情受阻的戀人來說卻出奇的短。一年過去了,阿新由於專業的限制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工作。終於,阿新不得不暫時離開阿洋到外地去,希望能在那裡找到合適的工作。   我一連好幾天聯繫不到阿新,非常著急,打他手機又沒有人接。那段父親時常問起阿新的工作找到了沒有,我只能搪塞。因為聯繫不到阿新,父親說的一年時間又快到了,我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沒心思吃飯,整夜整夜的失眠,上班也不安心。幾天下來就瘦了一圈。   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父親打電話叫我馬上回家。因為我家就在醫院後邊,我害怕母親的心臟病犯了,趕緊拿著血壓計跑到家裡。父親正坐在沙發上抽煙,母親暗示我也坐下來。我剛要問父親什麼事,父親熄滅煙,用極低的聲音對我說:‘你和阿新在一起吧!’我興奮?激動?都沒有,我只是想儘快告訴阿新,我拼命撥他的手機,一遍又一遍,每次只能聽到盲音。我當時就有他可能放棄我的想法,我把自己的想法跟母親說了。怕他離開我,怕他在外面遇到什麼事,還怕他在外面吃苦,我也不去上班了,整天的撥他的電話。我病了,母親心疼我,母親讓在廣州的小妹也幫忙找他,讓在政府機關工作的姐夫也幫忙找,所有的親戚都出動了,但還是沒有消息。父親看見我躺在病床上,也後悔了。一直沒有他的消息,我想沒有他自己也沒有辦法活,就準備了安眠藥。但我還沒來得及喝,他就出現在我面前。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7-11-25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我的存檔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0
  • 日誌數: 1
  • 建立時間: 2009-09-07
  • 更新時間: 2009-09-07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