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與勇士玩家心情故事曾經幸福過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8-24 12:19:00

我們曾經真的幸福過,多好的遊戲,但現在,一切都過去了!! 看到生命精力再次瞬間回滿,還有那些站出來正使,葉晨心中一陣無奈。剛才單挑倆都掛了一次,現在單挑四個還能活嗎?此刻,葉晨心裡打起了小算盤。 在葉晨眼裡,只要是個遊戲那就肯定是有蹤跡可尋。但是能否找到這個可以利用的蹤跡那就要看個人的水準跟機遇了。所以現在即使是1V4,葉晨也不想放棄。況且他也沒有理由放棄,剛剛他掛掉的那次是從廣場復活的,也就是說他完全有時間等待雷霆風暴的回覆。如果說這4個單挑不了的話,那就直接雷霆風暴好了,能群秒就群秒,秒不了那就再說。 其實這剩下的四個黑暗使的搭配也挺絕的。一個牧師,一個詩人,一個獵人,一個術士。牧師加血,詩人加攻擊速度,獵人遠程用箭、寵物速度快,術士魔寵攻擊變化多樣。像這樣的組合想要1V4幾乎是不可能的。其實在夢痕世界裡想1V4除非是自己有優勢偷襲的夠正點,職業正好夠陰,裝備夠好級別夠高,否則能1V2 那就算很牛X了。 有過剛才的戰鬥之後,葉晨十分清楚自己這1V4是不可能地。但是他還是義無返顧地衝了上去,之前過分依賴升龍擊的他完全沒有好好瞭解精靈各個職業的特點,而現在他的想法就是能堅挺多久就堅挺多久,然後好好瞭解下這各個職業的攻擊手段。這樣的話也許對最後單挑BOSS有一定幫助也說不定。 這樣想著的葉晨就一頭紮進了人寵組合的怪堆裡面去了。可是葉晨剛一頭紮進去,他就後悔了。因為他的身體在衝到那個帶藍色魔寵的「法師」身邊的時候,他就突然感覺自己動不了了。仔細一看他才發現自己原來是被這個藍色魔寵給抱住了,而且抱的死死的。 「我拷,我受不了你呀!你長得這麼醜,幫個忙,大家都是來遊戲的,不要再性騷擾我了行不行?」 葉晨扯著嗓子對抱著他的那個胖胖的藍色的虛無一頓猛喊,喊完他就直接一個雷霆風暴。接著四個黑暗使加上兩個寵物就只剩下一個寵物了,而剩下的這個苟活於人世的孤兒就是剛剛性騷擾葉晨的那個藍色虛無。此時他還有1/3的血呢。 葉晨一看這血量當時就明白了丫肯定是當血牛來用的,再一反在脫衣服的四個黑暗應當時葉晨就哭了。這時剛用完雷霆風暴的葉晨手上連根毛都沒有,他拿什麼砍這個孤兒? 正當葉晨考慮是否要用拳頭片腳來結果這個虛無的時候,那個虛無竟然扭著肥胖的身子向葉晨的臉上打了過來。葉晨也沒多想,將青芒的劍柄放進包包之後,什麼高山流水啊橫掃千軍的啊全都往這個虛無身上招呼上了。 坐在椅子上觀戰的精靈BOSS看到這一場面被幹的一楞一楞的。他第一楞就是楞在葉晨說的那句別性騷擾我,第二楞是那個雷霆風暴的場面,第三愣那就是剛才還手拿菜刀的葉晨怎麼一下就玩上電炮了? 其實不只人妖精靈男愣了,就連遊戲控制室裡的一老一少也愣了。只聽年輕人說 「挺果斷的啊,知道沒戲了就直接用上雷霆風暴了。」 中年人聽了這話頭也沒回的就說了一句:「果斷也是死,我調過的虛無可有5000生命,剩下的1/3生命就是玩兩個沒武器的他都夠了。」 「哼,死一次他連精靈王一半的技能都看不到。」中年人轉過頭衝著年輕人說:「不信咱倆就再賭賭,我賭他第一次連精靈王50%的生命都砍不到,你信不?」 「還是算了,我只喜歡冒險,不喜歡賭博。」年輕人說這話時聳了聳肩膀,心說你想算計我?門都沒有。 葉晨最後連太極拳、撩陰腿啥的都用上了,可結果還是一樣,他被送回了廣場中心。葉晨做在地上查看自己的戰鬥記錄,他發現自己空手的傷害居然只有20幾。而且直到他800生命耗光那個虛無也只不過掉了17%的血。這樣算來的話這個虛無最少有5000的血,而雷霆風暴的傷害也被葉晨算出來了。雷霆風暴的傷害應該是3500左右。 看著還在回覆狀態的青芒,葉晨心中升起一種愛惜的感覺。那感覺就像一種與自己同在的朋友一樣,而且它是一個可以一直陪伴自己,值得自己信賴的朋友。想著想著葉晨就感覺自己好笑了。 「一個遊戲裡的武器,搞什麼肉麻。」葉晨笑罵了自己一句,然後握起半透明狀態的青芒就向之前他戰鬥過的花園走了過去。那裡的景色真的很不錯,之前葉晨著急殺怪所以沒有仔細瀏覽。而現在左右也是等,剩下的那個虛無戰鬥力又明顯低下,不需要費心算計,所以葉晨就打算趁著這個時候去那遊逛了一番。 花園裡假山噴泉,柳樹荷花,處處景緻設計的都別具匠心。葉晨在這裡遊玩時心情很舒暢很舒暢,那種感覺就像回到了家鄉,一個猛子扎進荷花塘裡摸鯉魚一樣。 「以前幸福是多麼簡單啊!」葉晨忍不住嘆了這麼一句,緊接著他又由幸福這個字眼聯想到了以前剛入大學的時候…… 那個時候他還是個純潔的孩子,連女孩兒的手都沒摸過,可往往越沒經歷過就越好奇,那個時候葉晨對小說裡的那些純潔的愛情那是相當嚮往了。看著身邊的同學一對對一雙雙,葉晨心裡就說不出的落寞。 可那時他的確太單純了,單純的見到女生就裝酷,連跟女生說話他都不敢。無處獵豔的葉晨心中苦悶異常,於是乎他就上網,到遊戲裡去找女生聊天。那個時候網上已經沒有什麼正經女孩兒了,葉晨也十分清楚這點。可是他還是見誰就忽悠誰,只要那女生願意跟他說話他就願意忽悠。現在想想也許此時的淫蕩思想就是那時遺留下來的。 也算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吧,在葉晨就快十九歲那年,在一款垃圾的跳舞遊戲裡他認識了一個叫小莉的女孩兒,他們相識的經過也挺搞笑的。兩人一起跳情侶,葉晨那時不太會玩,一個勁的MISS,於是他就一個勁的對不起啊不好意思啊什麼的。那女孩兒好像挺溫柔的,她也一個勁的安慰葉晨說別急,慢慢來,會好的。當時女孩的溫柔與善解人意把葉晨感動的那是無以復加啊。於是葉晨就問, 「你是哪的啊?」 「我是CC的。」 「真的假的?我也是啊,你是CC哪的?」 「你也CC的啊,你先告訴我你是CC哪的,然後我再告訴你。」 「我是CCXX區的啊,我現在在XX網吧,你知道這嗎?50街區。」 「XX網吧?我學校就在XX網吧後面。」 幾句話,葉晨就瘋了。他從來不知道世界上還有這麼巧的事兒,因為他的學校就在XX網吧的前面。那時葉晨就想我的緣分終於到了,於是葉晨就死皮賴臉的問她要 QQ,結果那女孩兒說她不聊那東西。這下葉晨就更來精神了,在他的思想中聊QQ的就沒好女生,於是葉晨就說那你把電話告訴我吧。結果那女孩兒沒告訴葉晨她的電話,反倒問了葉晨的電話,之後葉晨沒錢泡網吧了,這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回到宿舍後葉晨就盯著他那個破電話一直等著,生怕錯過了電話似的。平時葉晨睡覺都是關機的,可現在他可真是24小時等待ING了。估計葉晨要把當時這份心情放在學習上,那世界上第二個愛因斯坦都能出來。 大概等了一星期吧,那女孩兒都沒來電話。這時葉晨又有錢去網吧了,於是他就去找那個女孩兒去了。挨個頻道那叫一個密啊,結果還真就密出來了。第二天星期六那女孩兒就給葉晨打了電話……又過了一個星期兩人見了面,然後就正式確立了關係…… 想著想著,葉晨就滿眼荒涼。那時候,那時候的幸福是多麼簡單啊,他只要牽著小莉的手,就感覺這全世界都握在他手中。可人生為什麼總是在折磨人呢?看看自己成了什麼樣了?分手之後自己明明想要活個樣給她看看,叫她後悔,可如今自己都在做些什麼?這就是自己休學的目的?這就是自己當初給定下的目標定下的理想? 一連串的問題將葉晨的自信打的無影無蹤…… 「這麼說那他就是第二次死亡了。」年輕人盯著大屏幕說「如果他打精靈王時再掛兩次的話就沒資格接受隱藏任務了。」 「算了算了,都過去了。」葉晨拍了拍自己的頭,這段時間只要一想起過去,他都會對自己這麼說。他擅於調整自己的狀態,其實說明白了他是擅於逃避。 看了看青芒,已經一身電光縈繞了。葉晨狠狠的閉了閉眼睛,然後對自己說「過去的就不想了,反正改變不了。」在心裡默唸完這些話,葉晨就轉身向黑暗宮殿的方向走去。 現在的葉晨需要某些事情來讓他忘掉過去,而即將到來的挑戰就是他最好的逃避方式。他寧願沉浸在虛擬的網絡裡也不願面對現實生活的黑暗、失意。 看了看青芒,已經一身電光縈繞了。葉晨狠狠的閉了閉眼睛,然後對自己說「過去吧 一切都會過去的!我們會成功的!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22-08-14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3
  • 日誌數: 3
  • 建立時間: 2009-08-24
  • 更新時間: 2009-10-16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