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牛的一些情結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0-02 00:11:02

我一直覺得我與牛有著不可斷絕的情結。在我小的時候,牛就植入了我的記憶。 童年,我的生活離不開村莊西邊的那條小河。沿著小河邊,有一帶草地,每當春天來了,我就和小夥伴們去柳河邊的樹林裡捉迷藏。那時,河邊總有一些老牛帶著小牛犢在草地上悠悠地吃青草,偶爾揚起頭朝天哞地吼上兩句,那悠揚的聲音飛入雲天,便給這寂靜的小河邊,帶來了無限悠然閒適的情趣。 那時,河兩岸的草就更加綠了,楊柳吐著一條條青絲,倒影在清清的泉水裡,生動極了。我們就折一些柳條,做成哨子,騎在牛背上,一邊吹著一邊讓老牛馱著,在河邊來回晃悠著。那時候,在我們的眼裡,牛不是拉犁的,牛是我們的夥伴,我們給它拔草,放到河裡給它洗澡,牛會很溫順的,像個聽話的孩子。那種被牛馱著的感覺真好,不緊不慢地,就把我們從童年的時光裡馱到了少年。 後來,我上學後就離開了家,與牛的直接接觸就告一段落。只是在假期的時候,比如秋天,把地裡的莊稼收完後,我會幫著母親去田裡耕地,那時,母親會請了村裡的耙地能手,趕了牛來幫我們犁地。犁地的時候,牛在前面拉著耙,我就蹲在耙上,犁地的叔叔拿著鞭子吆喝著牛,母親在後面跟著收拾翻出來的玉米茬子,半天功夫,一塊土地就被犁成了舒適柔軟的深紅色的地毯。 老牛拉犁的時候,拱著頭,撅著尾巴,前腿弓著,後腿蹬緊了,只知道埋頭往前走,全然不知道勞累是什麼。我有時候看看後面忙碌的母親,正低著頭,俯著身子,陽光照過她的面頰,那明亮的汗珠滑落下來,讓我感覺好像一粒金子被種進了泥土,心頭便有了一絲悸動,母親與牛,多麼相似啊,都是用一生的躬耕來耕織著生活的希望好幸福。那時,一頭牛的形象就種植在了我的心裡。 後來,我讀大一的時候,又一次回家,透過車窗,看一大片秋天的土地上,鄉親們在土地上躬耕勞作的情形,那原始落後的勞動方式,會讓我馬上想到牛,想到世世代代在黃土地上用汗水耕耘辛苦的人們。為此,我還寫了一首詩,被刊登在的當時的一個叫《太行文學》的雜誌上,我很是感動了一陣子。我記得那是個是這樣寫的: 黃土地/爺爺掮著犁/犁上留下許許多多的血泡 黃土地/父親把著犁/爺爺的血泡長成了粗糙的硬繭 黃土地/孫子扶著犁/父親的硬繭孕育了爺爺的血泡 啊,黃土地/犁不完祖祖輩輩農民血/犁不完古老悠長歷史淚 那時候,我正值熱氣方剛的年齡,因此在心裡就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學習,學到更多的知識來改善貧窮落後的生活,讓我的鄉親們不再像牛一樣活得那麼辛苦勞累。 長大後,我才知道,我當時的想法多麼幼稚,這些生活在黃土地上的人們是那麼深戀著一頭牛,他們寧願放棄安逸,也不願意放棄做一條牛的本色。他們的這些行為常我我更深刻地思考生活,更深刻地去認識一頭牛,讓我永遠銘記牛拉犁的姿勢。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7-11-25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我的存檔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0
  • 日誌數: 3
  • 建立時間: 2009-10-02
  • 更新時間: 2009-10-12

RSS訂閱

Open Toolbar